特朗普“炒掉”博尔顿后,美国舆论一边欢腾一边反思

原标题:特朗普“炒掉”博尔顿后,美国舆论一边欢腾一边反思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约翰·博尔顿(后)。

美国总统特朗普最终还是“炒掉了”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

特朗普在一系列推特中说,他在周一晚上告诉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效力,并尖锐地补充说,他“强烈反对他的许多(政策)建议,政府中的其他人也一样”。随后,博尔顿发推强调,他是在周一晚上主动提出辞职的,而总统给他的答复是“明天再说”。

美国《国会山》网站10日刊文称,这些推文的内容以及表达方式都指向了二人间难堪的关系。文章称,两人在一些关键问题上已经决裂,包括政府处理伊朗问题的办法以及对朝鲜导弹试验相关性的看法。

这一决定引发了一些美国等西方媒体一片“欢腾”。彭博社发表评论文章称,博尔顿“熔化在”特朗普外交政策的火药桶中。英国《周刊》网站刊文称,“博尔顿的实验结束了,谢天谢地”。《华盛顿邮报》刊发的评论文章更直言不讳地抨击,“约翰·博尔顿的遗产:混乱、功能障碍和毫无任何有意义的成就”。美国《大西洋》周刊网站更是以“说出来,博尔顿”为题,呼吁离开本届政府的国家安全助理们坦率直言,因为“欠美国人民关于总统的真相”。

博尔顿已经是特朗普总统任内离职的第三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国家安全团队的“一团糟”

《国会山》网站援引美国独立众议员阿马什(Justin Amash)的观点制作标题称,博尔顿本来就不应该被聘用。

“我希望总统的下一任国家安全顾问将专注于确保和平,而不是扩大战争。”这位今年早些时候离开共和党的众议员在推特上写道。

彭博社刊发评论员文章称,国家安全助理的工作要求更多的是一位中立的中间人,他能够召集外交政策和国防部门及机构中的重要角色,制定出各种选择方案,并提交总统决定。

“整个工作的重点是帮助总统获得对负责国家安全的庞大政府机构的控制权。”文章写道,“博尔顿不愿意这么做……最终的结果是,博尔顿有一个外交政策,国务卿蓬佩奥有另一个,国防部又一个,等等。特朗普有自己的外交政策冲动,可能与其他任何一个部门有关或无关。”

不过,2018年4月上任的博尔顿已经是特朗普任内在白宫任职时间最长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特朗普的第一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迈克尔•弗林在就职后不到一个月因为在与俄罗斯外交官的接触上误导联邦调查局和副总统而辞职。他的下一任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中将在上任仅一年多后辞职,也是因为与总统和其他顾问就外交政策决策发生了内部冲突。

CNN刊文评价道,在多重地缘政治危机爆发的同时,特朗普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国家安全专业人员更换。

除了国家安全事务顾问,特朗普早前还在推特上草率解雇了一位国务卿蒂勒森,在那之前,他与这位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的关系已中断数月。美国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因对特朗普撤出叙利亚的决定感到失望而辞职。国家情报局局长丹·科茨和他的副手苏·戈登上个月离职。特朗普还失去了国家安全副顾问麦克法兰和驻联合国大使黑利。

CNN报道称,博尔顿离任之际,美国在波斯湾与伊朗的紧张局势正在升级,朝鲜继续试验和发展武器能力,军控专家警告与俄罗斯可能发生核军备竞赛,而特朗普正在讨论一项从阿富汗逐步撤军的和平协议。

白宫副新闻秘书长吉德利说,查尔斯库普曼(Charles Kupperman)担任代理国家安全事务助理。

“此时,想要在白宫或政府任何部门工作的合格专业人士将越来越少。对这位总统来说,这一直是个问题……特朗普任性解雇人的习惯不会增加申请者的数量。”彭博社评论员文章写道,“一团糟?(这说法)太仁慈了。这是深渊。完全是混沌。”

“出兵”委内瑞拉和对朝鲜的先发制人

英国《卫报》刊文分析了特朗普突然解雇博尔顿可能带来的外交政策影响。文章认为,美国总统对全球主义和多边主义的反感仍将存在,但考虑到特朗普本能性的反干涉主义,加上他对个人外交的偏好,在一系列热点问题政策上,可能会出现一种“再平衡”。

阿富汗

在阿富汗,博尔顿强烈反对剩余美军在年底前撤离的计划。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本周末,特朗普总统似乎更接近博尔顿的主张,果断放弃了在9·11周年纪念日前两天在戴维营与塔利班领导人举行特别会谈的计划。

特朗普说,在喀布尔一名美军士兵遭自杀式炸弹袭击身亡后,他放弃了秘密峰会的计划,但《卫报》分析认为,特朗普的决定也反映了美国防务界越来越不安的情绪,即担心特朗普在没有任何保护阿富汗合法政府计划的情况下,在当地大选之前丢掉阿富汗。

委内瑞拉

博尔顿很明显地参加了有关委内瑞拉的会议,有文件强调了向该国派遣美军的计划,被认为旨在推翻现任马杜罗的左翼政府。《卫报》称,博尔顿对马杜罗将以多快的速度“倒台”的评估过于乐观,包括对委内瑞拉军方叛乱情绪的过高估计,削弱了他在特朗普那儿的信誉度。

但美国对反对派领导人胡安·瓜伊多的支持依然坚定,就在本周,美国官员还在敦促欧盟加强制裁。然而,这项政策已经失去了势头。

伊朗

蓬佩奥、博尔顿和副总统彭斯今年夏天都建议特朗普在美国无人机被击落后对伊朗发动攻击。但特朗普踩了“刹车”,因为担心军事对抗的后果。这导致特朗普依赖于最大经济施压的政策手段。但欧洲盟友认为,如果美国不选择军事打击伊朗,唯一的选择就是与德黑兰对话。

《卫报》总结称,随着伊朗改革派和强硬派联合起来反对外部压迫者,博尔顿关于伊朗反对派起义将导致他渴望的“政权更迭”的预言未能实现。特朗普青睐召开高级别的峰会,如果能够就重新谈判一份核协议的条款达成一致,他希望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但《卫报》指出,只有在博尔顿离开的同时美国还愿意解除对伊朗石油出口的制裁,这种情况才会发生。蓬佩奥周二在博尔顿“走人”后发表讲话回应了特朗普可能在本月晚些时候的联合国大会上会见伊朗总统的建议。

俄罗斯

普京的老对手博尔顿,一直认为俄罗斯总统并没有超越冷战框架。《卫报》认为,特朗普欢迎法国政府努力让西方与俄罗斯关系摆脱寒冬,这是美国总统外交政策的一个持续主题,但遭到了欧洲其他盟友和华盛顿两党的抵制。在法国总统马克龙鼓励就乌克兰问题进行双边对话后,摆脱博尔顿的特朗普现在有更好的机会寻求与莫斯科关系的重启。

朝鲜

博尔顿在布什政府时期曾有过接触平壤的记录。但在特朗普领导下,他曾主张先发制人的打击,并强烈反对与朝鲜领导人的会谈。《卫报》称,当特朗普开始努力与朝鲜领导人进行面对面的谈判时,这很快使博尔顿与总统产生了分歧。特朗普一直无视博尔顿的建议,多次和朝鲜领导人会面,尽管他表示并不急于达成协议。与此同时,博尔顿认为,朝鲜拒绝放弃核计划和反复进行短程导弹试验,证明了其不可信。博尔顿说,这些试验违反了联合国决议,但特朗普不同意。博尔顿甚至被指在幕后操纵、破坏谈判进展,包括与美国朝鲜问题特使斯蒂芬·比根的合作。返回大发快三官方—大发快3官方,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快三官方—大发快3官方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快三官方—大发快3官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快三官方—大发快3官方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