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神车”夏利的陨落

原标题: “国民神车”夏利的陨落

[摘要] 昔日国民神车,而今奄奄一息。在频频变卖“家产”后,丧失造血能力的一汽夏利,只剩“躯壳”一具。

文/时代财经 李卓玲

一汽夏利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就在国庆节前不久,一汽夏利与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的合资公司刚宣告落地。一汽夏利以整车相关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及负债作价出资5.05亿元,仅换来新合资公司的19.9%股权。此次交易后,昔日风光无限的“国民神车”一汽夏利将不再具备汽车整车生产资质,丧失了“造车”资格。

10月8日,一汽夏利董秘孟君奎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公告发布后,现在在等交易所的审核,其后才能召开股东大会。”至于一汽夏利原有的骏派品牌会否停产、或是转入新合资公司,他称未来还需探讨,但目前产量确实较低。

曾几何时,红色夏利出租车风靡街头,成为一代人的记忆。在郭德纲早年的相声里,夏利亦是“常客”,其对“七手”夏利飙车的调侃,让人津津乐道。而如今,这个曾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历史中扮演过重要角色的国产品牌,在时代的潮汐中,现在除了情怀,或仅剩空落落一个“壳”。

成也低端 败也低端

1986年9月30日,天津市微型汽车厂(一汽夏利最早前身)以整车进口组装方式,引进生产了第一辆“夏瑞特”两厢轿车。时任天津市委副书记、市长李瑞环亲自为该车型命名:“自己生产轿车,华夏得利,中国人得利,就叫夏利吧。”

从此,夏利开始了辉煌岁月。公开数据显示,1996年,国内出租轿车有80%以上是夏利车;到2000年,夏利仍占出租轿车保有量的三分之一。2005年,夏利更成为国内第一个销量突破20万的轿车企业。2011年,一汽夏利销量达25.3万辆巅峰。彼时,全国大街小巷,抬眼望去,红通通一片夏利车,何等风光。

“一汽夏利在发展之初正好在中国汽车高速普及的阶段。彼时,消费者要首先解决有无的问题,包括购买入门级、经济型的产品。因此,一汽夏利最初赢得了高速发展的契机。”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对时代财经表示。

盛极而衰,不过须臾时光。2012年开始,一汽夏利节节败退。据统计,2013年-2018年的6年间,一汽夏利就累计亏损了82.33亿元。

在复盘夏利的失利原因时,不少意见会将其归结于2002年的“天一重组”。“体制问题,肇始于此。”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曹鹤对时代财经表示。重组后,获得夏利股份的一汽集团更倾向于对丰田、大众、奥迪等盈利状况空间较好的合资品牌投入,单品盈利面差、市场前景弱的低端品牌夏利则备受冷落。夏利得不到技术、资金等资源上的支持,本身发展又受制于大股东,缺少独立性,以至于品牌影响力逐步边缘。

不过,随着消费市场不断变革,夏利主打的小型车市场在近年来也呈现颓势。诸如昌河、哈飞、长安铃木等,都相继折戟。在其他车企更新技术、推出新产品时,这些品牌则固守低质低价路线,进而滑向淘汰的边缘。

“现在汽车市场发生变化了,从过往的增量市场发展至如此的存量市场,消费者的需求都在升级,而各家车企也在技术、价格等方面不断优化。”在罗磊看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汽夏利依然没找好定位,没有明确的目标市场,以至于如今每况愈下。

一汽夏利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饮鸩止渴” 造血能力尽失

事实上,在卖掉手中的“造车”资格前,一汽夏利进行了多轮自救,但最终无疾而终。

在2013年、2014年,一汽夏利因连续亏损被评为ST股后,为“摘帽”而开启了“卖卖卖”的节奏。先是卖掉产品开发中心整体资产、动力总成制造部分相关资产;再到内燃机、变速器分公司等。甚至到最后,连续对其所持的“王牌资产”——一汽丰田股份下手。

2016年、2018年,一汽夏利将其持有的一汽丰田的30%股权,分两次出售给一汽股份,作价25.6亿、29.23亿。交易完成后,一汽夏利也不再持有一汽丰田的任何股权。

出售一汽丰田股权,被认为是一汽夏利“饮鸩止渴”的行为。公开资料显示,一汽丰田在2015年、2016年、2017年度,分别为一汽夏利贡献4.84亿元、3.69亿元、1.84亿元,可谓是一汽夏利的利润“奶牛”。

一边厢,核心盈利点被剥掉,造血能力逐渐丧失;另一边厢,夏利旗下车型并不给力,经营状况每况愈下。2018年,一汽夏利正式停产了标志性车型夏利。而此前,一汽夏利还发布了“骏驰计划”,计划在未来3年内,骏派连续投放涵盖轿车、SUV、旅行车以及新能源车在内的10余款产品系列,完善其产品矩阵。

“2017-2020年,骏派品牌将通过新品驱动、技术升级、品质提升、营销变革‘四大引擎’引领骏派品牌早日成为主流家用车知名品牌。”当时的天津一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志平,依然胸有成竹。不过两年过去,该计划已成一纸空谈。

在出售资产、戴帽摘帽的恶性循环中,一汽夏利几经辗转腾挪。在“一元贱卖”华利,以及此次卖地、厂房以及设备后,终于“卖无可卖”。而如今,一汽夏利除了名字,只剩上市公司空落落一个“壳”。

博郡汽车 图片来源: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

前途未卜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与博郡的合作中,夏利拿出最后的老本,换回了合资公司“天津博郡”的19.9%的股权;而博郡则以现金出资20.34亿元,拿下80.1%的股权,赢得了该公司的控制权。

2:8的股权博弈下,夏利的造车命运再不由己。公告中指出,交易后,一汽夏利将协助合资公司申请汽车整车生产资质,届时一汽夏利将不再具备汽车整车生产资质,将无法继续从事整车生产业务。如果继续从事其他汽车相关业务,生产制造方面则通过委托合资公司代工的方式解决。换言之,一汽夏利不仅丧失了“造车”资格,还有旗下骏派品牌的去留问题。骏派未来是放弃,还是转入新合资公司?对此,一汽夏利董秘孟君奎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未来还需探讨。”

而在这段合资关系中,合作伙伴博郡早已自顾不暇。除了此前屡次陷入欠薪、裁员、资金链断裂传闻外,造车新势力的融资渠道收紧,亦给博郡的未来增加了不少阻力。天眼查显示,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共融资6轮,前5轮金额均未披露,第6次融资金额为25亿元。按照南京工厂和上海临港工厂的投资金额,博郡汽车的烧钱规模已超过百亿元。

如今,一汽夏利则仅剩下作为上市公司的“空壳”。一汽夏利强调本次重组不涉及上市公司购买资产,也不构成借壳上市。但这个“壳”,如今看来,走向未明。

“先置出整车相关资产负债,其实就是卖壳前奏了。上市公司剩下空壳了,接着就得再往里装东西。两个步骤肯定计划好了,只是公告分两步走,往里装东西流程麻烦,先走第一步。”曹鹤对时代财经表示,“估计后续会和博郡有关。”

而对于一汽集团而言,沦为一具“空壳”的一汽夏利,或已失去“存在的价值”。未来不久,一汽夏利可能将与一汽集团作出更为彻底的分离切割。“要告别了。”曹鹤对时代财经表示,起码一汽有这打算。返回大发快三官方—大发快3官方,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大发快三官方—大发快3官方号系信息发布平台,大发快三官方—大发快3官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大发快三官方—大发快3官方热点
今日推荐